“为什么要登山?” “因为那里有山。”---《蔚蓝》

“为什么要登山?” “因为那里有山。”---《蔚蓝》

发布时间:2018-12-31 16:46:20

塞莱斯特山——谨纪念那些 为登山事业献出生命的探险家


(FBIwarning警告!全文涉及剧透,本文较长)

纪念碑

我初见到玛德琳时,她看起来无精打采的,一张小脸满是疑云对什么好像都提不起兴趣。什么话都没有多说,就急匆匆拉着我上路了。我并不知道她要去哪里,但她就像有方向感一样,小巧腾挪之间就已经跳到了对面的木屋。

还在我对这小女孩灵活的身法啧啧称奇的时候,她已经和木屋前的老太太说完话了。“我想登山。” 她的话听起来就像在说今天的早点吃什么一样平淡。“那么,是因为什么呢?”我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想要探知到她真正的意图(了解背景?)。“我只是想登上这山。”还是一样的平淡,但却并没有一丝一毫开玩笑的感觉。我摸了摸下巴,那就走吧,马里奥也想救公主啊,反正我后面就知道为什么了。

我们来到山脚下一座破败的小城,一路上我都在暗暗观察着玛德琳的跳跃,她就像一个普通的女生一样跳的并不高,但是却有一种奇特的冲刺能力,这并不像许多游戏里那样的二段跳机制而是更加变化多端,玩法也更加硬核的小段位移,这类冲刺会有包括上下左右(左上左下右上右下)在内的八个方向的位移跳跃、冲刺这种再简单不过的移动方式由于冲刺的距离是固定的,且会在空中造成一定的惯性,会使落点不方便掌握,在无形中加大难度。我开始隐隐觉察到这一次的冒险必然不会简单了...

不安与恐惧

噗!一声轻响,我睁开眼,看到玛德琳已经点燃了眼前这堆柴火,被热浪侵袭的寒冷却始终阴魂不散,我牙齿都冻的咔咔作响。“我为什么要来这个鬼地方啊!”我心里狂喊道,没人知道我在塞莱斯特纪念碑前的小城里化作一团又一团的白光,一次又一次的回到原地再重来,好不容易才攀爬到了这里。“这也许是个错误。”她紧盯着眼前的火焰这样说道。我看向她,她眼睛里的火苗好像在逐渐熄灭,我当然知道她在说什么,但是我却沉默不语。我们在登山中碰到的精妙设计仿佛来自于天然的形成——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如何能够在不碰到任何危险陷阱的情况下从这一边去到另一边,一边是自然的“巧夺天工”(关卡设计),一边是自我的能力的认知(跳跃,冲刺),必须克服这两个方面才能从“这一边”到“另一边”。我在登山前想到的精准落点的问题,没想到的是攀爬就能够解决,在靠近墙壁的时候抓住固定,给快节奏的跳跃提供缓冲和落脚点,相当的具有目的性和功能性,只是抓久了体力会支撑不了。想到不知多少次就差一丁点结果体力耗光又变成一团白光,我不禁摇摇头。思绪完毕,我抬头看向玛德琳时,她已经迷迷糊糊睡着了。

面对另一个自己

面对懦弱的,胆小的,恐惧的自己

当我数到自己174次变成白光的时候(第一章),玛德琳悠悠转醒了,她起身垂头丧气的说:“我梦到了我自己。”

“嗯,我知道。”我以同样的丧气说道。这一次我变成白光的次数有262次(第二章),可我也发现了很多我本来应该知道的事(新手引导?)。我很多时候都觉得强硬的塞一些的东西教给你,你当然能接受,但是本质上和填鸭式教育是没有什么区别的,在登山的时候,我被教育了,甚至一句话都没有,我自然而然知道该怎么做,草莓(收集品),原本对什么事好像都提不起兴趣的玛德琳,对草莓却是有着迷样的执着。草莓就那样安静的放在那里,或许放在必经的路线指引道路,或许是在你冥思苦想得不到答案的时候开辟另一种方法——把草莓放到陷阱当中,强迫自己想出解决方案,最后得出“原来还能这样!”的结论。草莓出现的次数很少,但是每一个都颇有分量,它不可能通过正常的手段来得到,你必须验证你的能力,你的种种猜想,它不仅是作为一种暗示性的引导,也同样是一种激励,让玩家每获得一个都有一定的成就感。可是也太难了吧!我气苦的想到。没有地图,没有提示,一次次的变成白光,我开始觉得只是这样的激励不足以平息我内心的挫败感。人人都惧怕失败。此刻也许也有着另一个我在对我自己说话。

游戏时间3个半小时,已死亡758次

我心里已经隐隐想要放弃了,就像无数次我曾经放弃过的事情一样,这一次也应该不会例外,我转头面向玛德琳,她虽然被梦里的另一个自己吓得不轻,但是好像没有想要放弃的想法。“我准备离开了,谢谢你带我来...这山脚下...”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听起来还是刺耳。“我要登上这山。”她平复心情后,静静看着我说道。我无言,我很可能已经不太想知道到底为什么她想要登上这个破山了,难,难如登天,为什么我不去做一些开心的,轻松的事呢,看一部令人捧腹大笑的喜剧电影?躺在床上听听唯美的纯音乐?

深呼吸 这是在游戏一开始就告诉你的

我尽力去深呼吸——

我:一开始就不应该来这里登山

我:不,有些山是逃避不了的,一旦逃了,一辈子都会逃。

我:你应该直接回家,听从自己内心的想法,你太累了。

我:那么,你真的是我的内心想法吗?我觉得你更可能只是我另一半怯懦的人格,和我一起登上这山你会不会因此而改变想法呢?

他开始大骂我,并不相信我所说的,对,没人比他更了解我了。但有的时候啊,哪怕只有那么一次,我也想登上那座“山”,不需要任何理由。就好像我在一趟列车上不断前行,起点与终点被明确的标记在地图两端,但我却永远也不会到达。在名为前方的铁轨上,听着耳内不断循环的悠扬乐曲,就这样,一直下去。但现在,我更希望到达终点,不在乎前方所有的一切是否会符合自己的期待,是否会让自己后悔。只是向着前方,对自己不再有所亏欠,给自己一次完整的旅行。

“我想登上这座山。”我开口道,仿佛早有预料一般,玛德琳轻轻点点头,拍拍身上的尘土,继续向着那座名为“山”的地方出发。

第三章死亡次数650次

离开天空度假山庄(第三章)的时候,我后怕的看看后面,心惊胆战的深呼吸着。我开始有点喜欢登山了。开始对“死亡”不再抗拒了,甚至明知道前方会有更多困难挑战,心里竟然没有之前那样恐慌了。我发现了更多只属于享受登山的人的乐趣,不断挫败,不断学习,不断成长。

我用一次次死亡淹没了关卡,直到死亡本身学会了游泳。 我不知道玛德琳是不是也体会到了这一点,但我却是第一次看见她露出了笑容。

玛德琳

玛德琳

玛德琳

我和玛德琳所经历的每一个小地图通常流程较短,虽然任何一次操作失误都会导致死亡,但是极短的重生时间和原版面复活在很大程度上缓和了我的失落情绪,使反复挑战变得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为了与自我和解,我们必须翻越每一个山丘。

最后的最后了,在快要到达山顶的时候,尽管死亡次数超过了2000次,但我还是站在了这里。而我也与那个怯懦的自己达成了和解,亦如玛德琳拥有了直面死亡与困难的勇气

与自己和解

达到山顶,心情突然变得极其复杂

最后以轻松愉悦的下山结束了游戏

尽管这是一个极其硬核的平台跳跃游戏,但我仍旧会把它推荐给任何人,因为它的难是充满喜悦与成就的难。对某一事物发起唐吉坷德式的挑战,充满勇气和希望的故事永远不会完结,而蔚蓝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TGA年度最佳游戏不只关乎于销量多高、玩起来多爽,更关乎于它是否展现了人类艺术品最永恒的主题——人类自己。

深究起来,我所沉迷的都是考验玩家的思考和操作的游戏,蔚蓝出色的配乐,令人着迷的学习曲线,优秀的关卡设计,还有引发人性思考的自己与自己的和解。

说到人性本身的思考,其实玛德琳是一个有着抑郁症的患者,她所做的事不被人理解(玛德琳的妈妈),甚至她自己胆小怯懦的一面都在出来不停阻挠玛德琳登山,而她自己发泄的方法只是在网上冲人发火。直到,她看见了这座山。一座她明明没有任何理由,却依然无畏的决定登上山顶的山。

塞莱斯特山只是个意象

这座山其实可以是海,可以是沙漠,甚至可以是任何东西——只要是你必须要付出巨大的努力和勇气才能去达的地方。山将会成为我们的目标,而我只想去达山顶。

深呼吸

为什么要登山?” “因为那里有山!”

再次感谢萤火虫让我体验到了如此的一部佳作

蔚蓝

蔚蓝

  • 平台:
  • 发行:Matt Makes Games Inc.
  • 开发:Matt Makes Games Inc.
提示

你需要绑定手机后才能继续发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