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反乌托邦与极致操作碰撞出火花——《围城里的演出》

当反乌托邦与极致操作碰撞出火花——《围城里的演出》

发布时间:2020-03-11 19:24:01

多元素融合的反乌托邦题材游戏,像素风格虽古朴却将游戏内容完完整整地表达了出来,叙事手法紧凑,也许每个人玩过之后都会有自己的看法,能引起你的思考,那么他就成功了。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尼采

人生如戏,我们何尝不在一场戏中

我一直记得,在金·凯瑞饰演的电影《楚门的世界》中,那个生来就被操控于剧组的手掌之中,一生都无形之中受到操控,被参演的“快乐男孩”楚门,看似平静幸福的生活,却在一天被打破,冰冷的真相冲击着他的大脑,他思考着并选择了逃离,走向现实,而在他成功的那一刻,每一位观众的心中,不是再也看不见他的惋惜而是他终于成为一个人的兴奋。

楚门的世界

说到反乌托邦文学,从阿道司·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中每个人从出生到死亡都受到上层建筑控制,生命犹如统治者攫取利益的工具,到乔治·奥威尔的《1984》中令人窒息的思想控制和权力追求。再看反乌托邦题材游戏,比较经典的《Beholder》两部曲,前作讲述的是一位受政府雇佣的房东,为了家人的生计不断出卖和诬陷自己的房客以从不容异见的集权政府攫取利益,后作则讲述一名底层公务员不断通过出卖,陷害和阴谋诡计打败自己的对手,不断向上晋升的故事。再比如《Paper Please》《The Westport Independent》《Orwell》严格的审查,严密的监视,恐怖和没有自由,反乌托邦想要告诉人们的就是高压、集权的上层建筑给社会带来的无人权,无自由,无思想,无幸福。

1984

纵使如此黑暗,但每每看到这个题材的作品,我都会忍不住把玩,因为在反乌托邦题材的游戏中,不仅能让人思考社会问题,还能够在虚构出的污浊游戏社会中找到一丝人性,在《Beholder》中放过一些可怜的房客,在《Orwell》中选择帮助“思想”组织,在《Paper Please》中让屡屡伪造证件的家伙顺利过关,在《Do Not Feed The Monkeys》中拒绝合作拯救电梯老头的生命或是帮助“水晶厨房“组织等等,游玩之中,也许你会被迫做一些自己很抗拒的事情,虽然只是游戏,可能觉得无所谓,但真当需要做出一些关键性的抉择时,你会发现自己原来没有在之前的内容中变得麻木,自己还是有血有肉有人性的人类,我想这就是反乌托邦游戏最吸引我的地方。

Beholder

死亡如风,常伴汝身

回到这款游戏《围城里的演出》,它讲述的是一个与妻子分离的男人,为了与妻子相见而参加政府组织的一场大型真人秀节目,在整个节目过程中,营地受到军事化管理,大部分人都被分配有角色,多为平民和警察,而主角不同,他在评估中的表现使他成为真人秀的主角,而这场看上去只是为了给墙外之人娱乐的闯关真人秀节目,却是一个恶魔的修炼场。

想要见到妻子

游戏玩法的大框架与普通的横板闯关游戏类似,比如《The Messager(信使)》《Celeste(蔚蓝)》、《Hollow Knight(空洞骑士)》亦或是《Dead Cells(死亡细胞》,同样是解谜加平台跳跃,手残党的噩梦。

平台跳跃元素

乍一看很简单,因为你需要的按键只有上下左右,Shift和“F”“R”,但实际上要求之苛刻真的考验玩家的耐心。举例来说,很多平台之间的距离被制作方精确的计算过,你必须在上一个平台的最边缘才可能跳到下一个平台上,稍有不慎便会掉入万丈深渊;再就是人物的控制上总是有些别扭,或者说要慢一拍,不转身就跳不上去,组合跳跃失败,跑过头时有发生,糟糕的手感大大增加了游戏的难度。

冰上滑行

困扰玩家的除了操作之外,还有解谜的元素融入其中,游戏内几乎每个场景都暗藏玄机,需要你完成一系列的操作,触发机关,消灭敌人才能够继续前进,在这些场景中,几乎没有什么东西会是多余的,几个没事闲站着的人却可能会是你继续前进的垫脚石,一只老鼠可能成为你的死因,甚至你看到一扇奇怪的门,走进后按下F互动,就会瞬间被电死拿到成就。

每个NPC都在游戏中有其作用

仔细观察场景中的一切事物,在前进时细致操作保证不死,再破解谜题,你就掌握了通关的要领。随着游戏的深入,对操作的要求及对大脑的考验也会越来越强,有时会要求你不按常理思考,越来越多有时间限制的场景也会出现以考验你的操作能力,哪怕是一个转身的时间,都必须节省。在这个过程中,一直陪伴玩家的小乌鸦说的一句话我觉得很合适:“死亡如风,常伴汝身。”在死亡中不断摸索,确实是最踏实的方法。

乌鸦常伴

另外,在游戏中还存在收集类的元素,由于主角的靴子不幸失踪,你需要在游戏中不断收集靴子,而毫无疑问这些靴子都是不能穿的,一共可以收集到20双靴子,据说一旦收集完成就可以开启隐藏结局,好吧我是没收集到的那个(我只有12个)。

找靴子也是游戏内的一大要素

心存野兽Or心系家人

游戏的操作大概介绍了一下,但我觉得本作最重要的还是其中的一些思考,本节含部分剧透。

主角前期还是关心自己同事的

在被选入真人秀节目中时,主角认为自己将会成为优胜者,他自己的解释是他是有人性的,但从第一天的节目开始后,他为了通过一些场景,不得不将自己的同事引入陷阱,让他们被狗扑咬,让他们掉入水底,这似乎与他最开始说的人性背道而驰,但在演员都穿有特殊的保护装备的自我麻痹下,他开始继续这样的行为。

看似是不得不做那样的事

随着游戏的进行,他的行为越发使同事们感到厌恶,从最开始的“被那个橙毛踩身上令人火大”到被同伴辱骂,被同事伸脚绊倒,最后被称为“杀人狂”,一步步的变本加厉,从表演到真正的杀人意味着人性的慢慢堕落和扭曲,正如一些战争电影里所讲的那样:“当你杀掉第一个敌人,之后就不会对杀人感到恐惧。”

已经沦为杀人狂

正如乌鸦所说:“你能获得什么,由你愿意牺牲什么决定。”而主角牺牲的就是他引以为傲的人性,这也正是这个真人秀节目的目的,找出那个能够舍去人性的人,那个最麻木的人,来作为这个节目的下一任设计者,作为最忠诚的鹰犬。

但在游戏中,我们时不时也能看到主角仍心存善念,有时他会在不得不实施恶行之前责问自己,又会在有关图标颜色之争的时候,高压之下所有人都被迫选择蓝色,而他选择帮助希望这剧组有所改变的室友,乔。但令人失望的是,这些善念也只是深渊中的昙花一现罢了。最终他还是杀死了几乎所有的同事,最后走到了优胜者的山顶。

将乔推下,获得优胜

我会思考他的所作所为究竟是因妻子而不得以为之,还是他本身已然堕落,我更偏向于后者,因为整个过程就是为了让他麻木,让他堕落,让他成为合格的鹰犬。虽然最后是否接受元首授予的职位是由玩家来决定,但我也希望他自己能够选择一次。

结局之一:拒绝职位

总结

多元素融合的反乌托邦题材游戏,像素风格虽古朴却将游戏内容完完整整地表达了出来,叙事手法紧凑,中二和紧张的气氛彼此交融,会心一笑之余,心情沉重之余,他展现给我们的并不只是一台真人秀,而是要让我们知道人性的可贵,自由的可贵,保持思考,不让自己变得麻木不仁,也许每个人玩过之后都会有自己的看法,能引起你的思考,那么他就成功了。

与游戏场景相呼应的雕塑

提示

你需要绑定手机后才能继续发表内容